二姐不识字。小时候家里穷,为了供我读书,没能让二姐上学。关于二姐的不识字,我总怀有一份愧疚。

最近,请二姐来北京住一段时间,每天她里里外外帮咱们拾掇,为咱们做可口饭菜。

闲暇,夫人教二姐写自己的姓名。年近六十的二姐,一笔一画地操练。二姐长时间生活在湖北黄冈乡村老家,她精明能干,和勤劳的姐夫一同把家里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二姐做得一手好菜,仍是老家有名的麻将高手。

这几年二姐到武汉带孙子,很迅速地融入到城市生活,除了照顾孙儿,还成为小区舞蹈腰鼓队的得力成员。

二姐常说,我要是认得几个字就好了。她有许多愿望,都因不知道字而受阻。

比方,她喜爱歌唱,跟着录音学听不清歌词。自己想出个门,太远了不可,只能去就近了解的当地。她想像许多人相同没事捧本书读,乃至想自己坐公交车能知道在哪一站下……

二姐也玩微信,有不少老友和微信群,但她只能语音谈天,若他人发文字,她便不知所云。

二姐尽管不识字,但脑子好使,口算心算才能很强,买菜购物啥的,账算得理解清楚。打牌更是记牌算牌才能超强,常常赢多输少,横竖我也自叹不如。

不识字的二姐达观灵通,对什么事情都有自己的观点和见地。婆媳关系,情面客往,她都处理得适可而止。

知道二姐的人都说,她要是识文断字但是不得了。

在我心里,不识字的二姐十分了不得!十分棒!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