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鲁民

俄国作家契诃夫说过:“假如你手上扎了一根刺,那你应当高兴才对,幸而不是扎在眼睛里。”原以为这仅仅一种诙谐的戏弄戏谑,后来才发现,其实这也是一种豁达的日子态度和人生才智,且为许多贤达豪杰所膺服。

一次,曾任美国第32届总统的富兰克林·罗斯福家中失窃,损失惨重。朋友写信安慰他,罗斯福回信说:“亲爱的朋友,谢谢你的安慰,我现在悉数都好,也仍然美好。感谢上帝。由于:榜首,贼偷去的是我的东西,而没有损伤我的生命;第二,贼只偷去我部分东西,而不是悉数;第三,最值得幸亏的是,做贼的是他,而不是我。”

作家史铁生曾写道:“患病的经历是一步步懂得满意。发烧了,才知道不发烧的日子多么清新。咳嗽了,才领会不咳嗽的喉咙多么慈祥。刚坐上轮椅时,我老想,不能直立行走岂不把人的特色搞丢了?便觉暗无天日,等又生出褥疮,一连数日只能歪七扭八地躺着,才看见安坐的日子其实多么晴朗。后来又患尿毒症,常常昏昏然不能思维,就愈加怀恋起往日韶光。总算觉悟:其实每时每刻咱们都是走运的,任何灾祸前面都可能再加上一个‘更’字。”

他们实际上都是在为美好画底线,每个人的具体情况不同,底线也就各有不同。

美好其实便是一种感觉,一个总是觉得很苦楚的人,往往便是把美好的底线画得太高的人,期望值过高,愿望太大,结果与实际发生较大距离,所以苦楚就降临了。譬如说,一个把美好底线画在得诺贝尔奖上的作家,志趣当然远大可敬,但他这一辈子都很难有美好感,由于这种时机太迷茫了;而一个常常宣布小豆腐块文章的业余作家,却常常志足意满,感觉良好,由于他的底线是:文章能宣布便是美好,不拘长短。一个把美好底线画在富甲一方上的大款,很难心想事成,天然也就无法高兴,哪怕他现已富甲一方,反倒不如那些出大力挣小钱的民工心境愉快,了无挂碍。

所以,家财万贯的财主未必就比家境小康的农民美好,身居高位的高贵不见得就比街头的小摊贩美好。归根到底,便是由于他们美好底线不同,一个画得太高,很难完成,一个画得较低,很简单到达。

退一步说,你遇到灾祸和不幸时,适度地下降一下美好的底线,也有助于调整心境,渡过难关,安然面临日子。总归,假使咱们能学会把美好底线画得低一点,真实一点,离自己近一点,稍稍尽力便可完成,这样,你便每天都能感到美好,美好就在身旁。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