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耳工(Gorgons)是古希腊神话中的最著名的妖怪之一。传说她们是海神福耳库斯的女儿,总共有三人,顺次称为“斯忒诺”、“欧律阿勒”和“美杜莎”。其上半身为人形,下半身为蛇形,浑身覆盖着像铁相同坚固的鳞片,双手为一对铜爪,头上长着一堆盘曲错节的毒蛇,因而获得了“蛇发女妖”这个可怕的称谓。她们还有一项恐惧的技术,便是能把任何与她们视野交汇的生物化成石头。

关于蛇发女妖,最闻名的故事是“珀尔修斯斩杀美杜莎”的故事:珀尔修斯受命去取美杜莎的头颅。他趁美杜莎睡着时,以雅典娜赐予的盾牌为镜,背对着美杜莎悄悄接近她,然后砍下了她的脑袋。后来为了酬谢雅典娜的协助,珀尔修斯将美杜莎的头颅献给了她。雅典娜将美杜莎的头镶嵌在自己的盾牌上。有些雕塑著作也会将美杜莎的头颅雕琢在雅典娜的胸甲上。

【雅典娜,胸前雕琢着蛇发女妖的头像】

在三个蛇发女妖中,美杜莎显得有些异乎寻常,她的两个姐姐都具有长生不死的才能,只要美杜莎会逝世。另一方面,美杜莎却比两个姐姐更有名望,后者仅仅是作为故事中的副角上台。因而咱们有理由以为开始的戈耳工女妖或许只要美杜莎一个。因为古希腊人宠爱三位一体,如:美惠三女神、复仇三女神等等,故而后来也给美杜莎加上了两个姐姐。

虽然在神话中,戈耳工女妖被描绘成一种风险的妖怪,可是实际中的古希腊人却常常将戈耳工女妖的头像作为护符雕琢在修建或器物之上。在这里咱们面临一个对立,为什么古希腊人会将一种凶恶的生物当成护符呢?答案或许是戈耳工女妖一开始并不凶恶。有学者指出戈耳工的头颅的原型是野兽的头颅,蛇发本来为野兽的鬃毛,这种猜测十分合理。

在原始时代,人们会将杀死的野兽的头和毛皮割下来,披着身上。这样当他们下次面临凶狠的野兽时,对方看到他们的假装,闻到兽皮发出出来的气味,就会把他们错以为野兽,然后发生一些害怕。大英雄赫拉克勒斯在杀死墨涅亚森林的狮子后,就将狮子的头颅和毛皮蒙在身上。以巫术的逻辑看,将野兽的头颅、皮裘穿戴在身上,野兽的力气也就随之附到了人的身上。

【身披狮皮的赫拉克勒斯】

到了后世,人们的穿戴习气发生了很大的改动,不再直接穿戴兽皮,而是改成将野兽图画装修在服装上。上文谈到,美杜莎的头颅被镶嵌在雅典娜的盾牌或胸甲上。雅典娜除了作为才智女神之外,也是战役女神。而咱们知道我国古代武将的铠甲或武器上也会雕琢上野兽的图画。这明显是因为兵士常常面临生命风险,所以他们更需求护身符的保佑。又如我国人在重阳节会送给幼儿布山君作为护身符,或直接给幼儿穿上形似山君的服装。

【古代铠甲,肩部装修着兽首】

别的,世界上许多民族也有将野兽的形象雕琢在修建物上,以确保修建物不会遭到邪魔的侵略,例如:我国人直到今日仍有在重要的修建物门外竖立石狮子的习气。我国古代的青铜器上也常常出现兽面纹,这些纹路或许是用来维护器物的使用者不受妖怪损害的。

值得一提的是,古希腊的制陶匠会在炉子上雕上戈耳工或其他一些神灵的雕像。这是因为陶器很简单损坏,制陶匠们便梦想世界上存在着一些专门损坏陶器的精灵,因而需求戈耳工等神灵来拾掇这帮捣蛋鬼。

已然戈耳工开始是辟邪用的护身符,那么后来她为什么会沦为凶恶的女妖呢?原因不难想象,当是因为其丑恶的描摹。要克服邪魔,必定需求一张恐惧的面孔,温文慈悲的面孔是没有什么威慑力的。例如:苏美尔神话中的帕祖祖、埃及神话中的贝斯、我国神话中的方相氏等等,都是克服邪魔,保佑安全的神灵,他们的形象也皆十分丑恶。而另一方面,邪魔是一些招人厌烦的生物,因而人类也多赋予邪魔丑恶的形象。这样一来克服邪魔的神和需求被克服的邪魔就长得差不多了,一朝一夕便简单被搞混,终究克服邪魔的神被错认成是邪魔自身。

【蛇发女妖】

相同的事例也见于我国神话。穷奇、贪吃、混沌、檮杌并称为“我国古代的四大凶兽”,可是《左传·文公十八年》却写道:“舜臣尧,宾于四门,流四凶族浑敦、穷奇、檮杌、贪吃,投诸四裔,以御魑魅。”试问,假如穷奇、贪吃、混沌、檮杌真的是凶兽,舜怎么或许将它们“投诸四裔,以御魑魅”呢?不怕他们带着魑魅回来造反吗?想来,穷奇、贪吃、混沌、檮杌本来应该是四种用于辟邪的神兽,后世却遭到误解,沦为凶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