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那还仅仅前天

我完全是你的,你仅有的儿。

...

和你一床睡着,我亲爱的妈妈,

那时我再也没有更快活的时分,除了

枕着你的胳膊,靠近你的胸膛,

和你一床睡着,我亲爱的妈妈,

和你平和的呼吁定心熟睡,

枕着你的胳膊,靠近你的胸膛,

正像是一个初离奶的小孩。

——徐志摩《给母亲》

1931年4月上旬,徐志摩接到电报,母亲病重,请速回。所以徐志摩立刻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回家省亲。在徐母生命最终的韶光里,徐志摩想一向守候在她身边,遵循最终的孝道。

徐母是很爱心爱自己这个儿子的,曾经徐志摩每次离家,或者是回家,徐母都硬要拖着病痛的身体,远送或是远迎,在家更不用多说。而对徐志摩来说,母亲一向是他心底里最温顺那阵暖风,心底最深重的思恋。

此刻的徐志摩心里除了对母亲的忧虑,还有着一份尴尬。此次回家照看母亲,自己的妻子陆小曼却并未一路。他在给陆小曼的信中说“惋惜你举动不能自在,不然同来侍病,岂不是更好?”

4月23日,徐母与世长辞。到时的徐志摩领会到了什么叫做心如刀绞。但让他悲伤的是,徐母的逝世,竟让陆小曼与徐家的状况更是落井下石。

徐母病危期间,陆小曼一向在信中通知徐志摩,自己要回家照料。徐母逝世后,陆小曼这种想要回家尽孝的心情越加激烈,可即便是在徐母发丧之日,她也没能回到徐家戴孝,尽儿媳事宜。

陆小曼和徐家的联系一向欠好,原因在前面的文章中有说到。在徐父心里自己的儿媳一向是他的心结,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不满足,而且自己的儿子和她在一起后过得越加困难。所以徐母脱离后,就算徐志摩怎么的软磨硬泡,徐父仍旧坚持不让陆小曼回徐家,更是说只需她来了,自己就脱离。

推荐阅读